那多:体验东野圭吾之“恶”

分享到:

  那多 青年作家,现居上海。代表作品《清明幻河图》《亡者低语》《百年诅咒》《甲骨碎》。那多的小说常借助于真实的新闻事件大胆虚构,并由此展开无数充满悬念的神奇故事,在紧张刺激的氛围中营造出一个个玄机暗藏而又充满想象的空间,让读者在理智上虽然不相信故事,可在情感上却认同故事。

  搬新家,最多的行李是书。图纸上一条七米半长三米半高的走廊都做了书架,以为管饱,最后还是不得不多做四个书橱。搬家工人扛了二十箱书就受不了,说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书,这么多书一辈子也读不完。我说你看见的是一小半。

  只有读过的书才算真正拥有,我拥有的书里仅一部分是我拥有的。所有人都以为,作家应该是读书最多的那一类人,这看法和实情有点出入。最近看见张大春抱怨,讲他近些年看的大部分书,都不得不和他的写作有关。作为一年必须写出两部悬疑小说来养活自己的人,对此深有同感。

  所以不管我愿不愿意,在这个创作精力最旺盛的阶段,看得最多的小说,也只能是悬疑小说。厅堂里壁炉两侧的书架上都是它们,曾经幻想,冬夜里柴火燃起,坐在炉边,随手抽出一本——杀人故事,再抽出一本,还是杀人故事,多有感觉啊。结果装修师傅在壁炉里装了个电插座。

  我这个总跑题的人会写作需要严密逻辑的悬疑小说,和自小的阅读有关。那年头能见到的悬疑小说很少(并且还没有发明出“悬疑”这个词,只是推理小说),数来数去除了《福尔摩斯》就是《霍桑探案》,阿加莎的作品都极难见到。我主看的是武侠,武侠和悬疑小说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要死人。而古龙的许多小说,更是纯粹的武侠版推理故事。

  以上这段在继续跑题,我多么希望阅读也能如此随心所欲。那么回到我真正想聊的话题上,有限的阅读时间里我只能优先满足创作需要,资料书之外,欧美和日本的悬疑小说算是延伸阅读。这是两个极不同的悬疑风格,要打比方的话,欧美的悬疑是用匕首捅十几个血窟窿,而日本的悬疑是用条丝巾把人一点点勒死。我更喜欢欧美的硬朗,但在这里我想谈谈正当红的东野圭吾。

  这位是当下日本最大牌的悬疑小说作家,大约也能算作是现在日本最大牌的作家之一了。其小说在中国的销量,也早早就超过了把“悬疑”这个词带进中国的丹·布朗。他的小说糅进了欧美悬疑的优点,节奏比我所阅读的其他日本类似作品快许多。但这并非他获得巨大成功的主要原因。

  在武侠小说里,“快”是极重要的元素,东方不败的不败是因为他(她)快,辟邪剑法也是快,而古龙则把“快”发挥到极致,在你看见剑的时候,剑已经在你喉咙口,所以你只好死了,甚至当你看见刀光一闪的时候,你就已经死了。所谓“唯快不破”,其实就是把一种属性发挥到了极点,便近乎无敌。成功学里也有类似的说法: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。东野圭吾的成功,就是他的“恶”。

欢迎转载ca88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ca88 » 那多:体验东野圭吾之“恶”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